竟然落魄到靠卖工厂止损,北京现代真的要凉凉?

2021年10月18日,本来应当是北京现代顺义基地第一工厂十九周年厂庆,但是,就在两天前,这座历史悠久的合资工厂却有了新的生日,就连姓氏也改成了“理想”。

今年5月,造新势力理想以60亿元盘下了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将改造沦为理想北京绿色智能制造基地,并于10月16日月动工。

第一工厂,顾名思义,是现代转入中国后最早建立的工厂,但沧海桑田,如今已经物是人非。新旧厂庆日相距两天,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从此,世上再无北京现代第一工厂。

但是,北京现代却没时间精力去缅怀这座服役最长的工厂,因为,它的“断臂求生”路这才刚刚拉开序幕。

01断臂止痛:产能利用率仅30%

在出售给理想前,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已经停摆两年。在当地政府的牵线下,后起秀理想买下了这座原本年产能30万台的工厂,打算改建沦为年产10万台纯电动(一期)的数字化、柔性化智能生产工厂。

这座曾经为北京现代生产过索纳塔、途胜、伊兰特等型的工厂,两年后将为理想生产显电动,从此与北京现代再无瓜葛。

北京现代根本没功夫去感觉这种物是人非的悲凉,因为,它还要忙着处置同样位于北京顺义的第二工厂,说不定还有第三工厂。

一个多月前就有消息传出,现代打算出售北京第二工厂,并与还包括小米在内的国内多电动制造企业接洽。

第二工厂主要生产索纳塔、途胜等型。作为北京现代旗下的旗舰轿,索纳塔今年1-8月累计销量只有4548辆(乘联会数据),可见第二工厂的生产线绝大部分都多余武地。

北京现代总共有五大工厂,总生产能力达165万辆,而事实上,去年至今,绝大部分工厂和生产线都在闲置中。

千不该万不该,不应建第四工厂和第五工厂。

2013年,北京现代销量开始突破100万辆,是时隔上海大众和一-大众后第三个单一品牌产销破百万的企业。凭借索纳塔、ix35等经典型,北京现代势如破竹,连续四年销量超百万辆,2016年达到了巅峰——113.8万辆。

原本北京现代只有坐落于北京顺义的三大工厂,总生产能力是105万辆。进入“百万俱乐部”后,北京现代开始飞舞了,于2015年开始动工建设分别坐落于河北沧州和重庆两江新区的第四工厂和第五工厂,这两大工厂产能各30万辆,与前三大工厂加起来,总产能超过了165万辆。

然而,从2017年开始,北京现代销量连年大幅下降,2017年至2020年销量分别为81.6万辆、74.6万辆、70.3万辆和50.2万辆。截至2020年,165万辆的生产能力利用率只有30.42%。

业内普遍认为的产能利用率安全线是80%,生死线是60%,而北京现代早已越过生死线,处境相当危险。

处于闲置状态的生产线,每年光确保设备就要火烧不少钱,在效益每况愈下的情况下,止损是北京现代的当务缓。

02兵败如山倒,会否就此大败中国?

2021年5月,在北京顺义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北京现代顺利向理想转让了第一工厂,但是,这仅仅解决了30万辆的闲置产能。

9月传出消息,现代还准备向国内的电动制造公司出售年产能30万辆的第二工厂,接盘侠有可能是全心全意打算建的小米。

就算第二工厂也成功寻找接盘侠,北京现代165万辆的总生产能力也只解决了60万辆,还有105万辆的生产能力。

北京现代将2021年定位为品牌向上、技术向上的奋发年,定下了56万辆的年度销量目标,但是前8个月的实际销量只有24.2万辆,要构建年度销售目标基本无戏。即使按照56万辆的销量计算,105万辆的生产能力实际利用率也只有53.3%,还没有穿过60%的生死线。

严重闲置的生产线背后,是北京现代陷于四面楚歌的绝境。

在传统燃油领域,奢华、日系、自主品牌三线扩展,奢华、日系价格不断下探,主流自律品牌全面兴起,以现代为首的韩系乘用今年1-8月的市占率只只剩2.3%。

在新能源领域,特斯拉和自律品牌总承包了销量TOP15所有型。北京现代旗下虽然有名图、菲斯塔、昂希诺三款显电动,但前8个月的累计销量分别只有62辆、657辆、595辆,在市场上几乎没不存在感觉。

所以在中国市场兵败如山倒,业界普遍认为,是现代自作自受。

现代集团一直没将中国市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其业务焦点一直都在韩国本土、欧美市场。所以,现代最重要的产品和最先进设备的技术从未率先投放中国市场,甚至连态度都很为难。

比如,现代喜欢搞简单蛮横的“多代同堂”产品战术,尽管多年来备受消费者诟病,销量一泻千里,甚至毁坏了索纳塔、伊兰特等经典型,但至今如故。

再比如,现代集团有号称全球最先进的新能源技术,但过去这些年很少在中国展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电动市场,具有全球最激烈的竞争环境,但现代今年引进中国市场的名图纯电版,竟然是一款“油改电”产品。

所以,现代在中国市场的处境是燃油节节败退,电动没什么建树。

更过分的是,现代在人事方面也似乎很随意。

从2011年的白孝钦开始,北京现代相继经历了崔成起、金泰惠、李丙皓、张元新、谭道宏、尹梦铉、崔东祐时代,平均值任期严重不足两年。

2020年3月23日,向东平出任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在他以大刀阔斧的改革带给新气象时,现代又以一纸调令把离任仅一年的向东平调回头了。在管理层频频变动的情况下,人心何谈安定?

现代集团有没有放弃中国市场的心思呢?以中国市场的体量和全球重要性来说,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按照现在的形势,现代未来沦为边缘品牌的可能性极大。

第一工厂转手只是个开始,未来,北京现代不仅要买第二工厂,如果销量无法得到改善,大概率还要出售第三工厂止损。出售闲置生产线、优化产能将是北京现代未来两年的核心工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