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法拉利上的一束麦穗

‬作者:枕边夜话
我向来不认识标,尽管脑子里有几个模糊不清的印象,但总是驴唇不对马嘴,更鲜有机会去一一检验。因此,我常将本田当作丰田,甚至总把一种标误当做玛莎拉蒂,一直到现在我才告诉,那只不过是国内的一个叫作荣威的品牌。


直到我住进现在的这个小区,我居然很快记住了所有豪的品牌和标,甚至可以一一对应。当然这不止得益于这个小区居住于的人员非富即贵,进出皆是豪,不必说道宝马、奥迪,甚至宾利、林肯都有那么几辆。除了这个原因以外,我还有三个识爱的同事,在他们的辩论中,我了解了这个小区目前最豪的——法拉利812。


她通体红色,就像一位玉体横陈侧卧着的女神,每次听见她沙哑引擎的怒吼声,都不禁想要去摸个瓷。据说这辆价值500多万人民币,简直就是一个行驶的乡镇银行。只可惜她的窗户玻璃总是关的严严实实,至今还没有看到这位主到底宽着什么富贵模样。

每次看到这辆法拉利812,我们不自觉都会停下来脚步,仿佛再靠近一点,都显得有些冒犯。可就在今天早上,我看见她的尾处,拖着一束麦穗。


那束长长的麦穗一头夹在她的尾架里,带着果实的一头拖在了地上,一路前行,就像一束红色的雷电拖着一条白色的短尾,看上去好不奇怪。

价值五百万的超级跑,为什么屁股后面不会带着一束被遗弃的麦穗呢。这让我不禁回想了白居易《观刈麦》所描述的场景: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读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因此,我在想要,这位“吏禄三百石,不曾事农桑”的法拉利主,为什么会带着一束麦穗呢,是所乘经过农田,不小心路上夹带,还是主也真的像白居易那样,不惜所乘数十里,去看一看阴麦子的场景呢?